0c

回坑只是一瞬间的事

【三山】昨夜清风(4)

小学生文笔orz若有逻辑错误请见谅

他就像一只长满尖锐刺的刺猬,保护了自己,伤害了别人。

他不想再逃了。

被讨厌也好,欺骗也罢,他此刻只想告诉三日月他内心最真挚的情感。

“我没有忘,从来没有忘记过你”

忽视三日月惊讶的神情,山姥切闭上眼吻了上去。

第一次接吻他完全不知道怎么做,只能笨拙的摸索着,将舌头伸入三日月口中。

三日月顿了一下,按住山姥切的头,慢慢夺过主导权,加深了这个吻。

他感受到三日月的舌头和自己的舌头交缠在一起,发出滋滋的水声。

嘴里全是三日月的味道,三日月侵占着他的口腔。使他喘不过来,“唔……!等等……三日月…!”山姥切拍着三日月的背示意停下,他被紧紧搂在怀里,像是世界末日前的致死缠绵。

他们结束了这个吻

山姥切此刻就像一条溺水的鱼,贪婪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他的嘴唇被亲的嫣红,一双绿瞳迷离而璀璨,金黄如同太阳颜色的发丝被汗水沾染,软软的贴在脸上,给原本高洁神圣的脸添加一丝色情的色彩。

“……不管你信不信”他整理了一下情绪,说道“这就是我的内心,”

“我喜欢你,三日月。”山姥切低下头,他从来没有这么紧张过。

他不知道三日月会是什么反应。

他一直逃避着喜欢着他的三日月,并无情地伤害了他。

几年的查无音讯,几年的等待。

他会原谅自己吗?

山姥切仿佛能听见自己心脏怦怦跳的声音。火红的晚霞透过玻璃窗倾斜过来

许久,从上方传来一丝轻轻的叹息。

紧接着他被抱住,不同于接吻时的粗暴,而是像是对待着珍贵的宝物般小心翼翼。

“我也喜欢你,切国。”三日月点头微笑,表情温柔的令人心碎。

“一直都很喜欢。”

日落的余晖洒落在他们身上,温暖而又安心。
                                                                              end













【三山】昨夜清风(3)


内有兼堀兼鹤一期

接下来的一切山姥切都是在大脑一片空白下完成的,他最后只记得三日月牵起他的手,在众人热切的目光下宣布订婚。

山姥切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聚会结束时他看到了白发金瞳的帽子男向他吹口哨和一旁无奈微笑的粟田口家长子一期一振,哦对,还有和泉守对三日月赞许的目光和堀川要吃人的眼神。

看了周围人秀了这么久恩爱,自己也要秀一会了吗?

前方是三日月挺拔的背影,聚会结束后,他们还是一直保持着手拉手的姿势。

许久不见,三日月变了很多,孩童时脸上的稚嫩褪去,变得成熟起来。

不知不觉来到了更衣室。

“嗯,正装果然还是有些不方便啊,如果出去玩还是换成日常装比较好呢,哈哈哈。”三日月说道,用修长的手指慢慢解开外衣的扣子。“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切国了呢。”三日月侧过头看向山姥切国广

那是一种很复杂的眼神,失而复得的喜悦中又夹杂着一丝悲伤。

“你是不是忘了我呢?”

不是的,不是的,山姥切感觉全身都冷了起来,他想要大声告诉三日月他没有

他从来都没有忘记过三日月,山姥切瞳孔微微缩小,可是,他还有辩解的资格吗?

一直以来都是三日月在主动,而他总是躲避着,充满自卑的远离

几年来,他们从未打过一个电话。

“听说了吗,三日月少爷出国了”

“那山姥切少爷……?”

“肯定是厌倦了呗,出国只是借口,三日月少爷这么美丽……”

耀眼号称世间最美丽的天之骄子,和一个长船本科阴影下的病弱子。

山姥切不断提醒着自己,他根本配不上。

与其耽误三日月的前程,不如在三日月厌恶自己之前,先行离开。

留下的电话号码纸条被他毫不留情地烧毁,连同刚刚萌生的爱慕一起,消失在火舌之中,化为灰烬。

他一直在逃避着,直至三日月回国。













【三山】昨夜清风2

内有鹤一期兼堀兼




聚会的程序繁琐而复杂,邀请了许多上流社会的人士和一些大家族的子嗣。三日月的回国聚会,作为财大气粗的三条家自然是搞得要多大有多大。

堀川和和泉守一起同行,而山姥切则和山伏一起代表堀川。

人们笑语晏晏,穿的无不是精心打扮的西装革履或一看就价值不菲的晚礼服。

大厅里人虽多,却不喧闹,都是悄声细语的,以此来表示自己有极高的贵族礼仪。

这不像是聚会,更像是一场庄重的典礼。

一些女孩子们攀比着讨论着自己身上的名贵首饰或八卦,男孩子们炫耀着自己显赫的家世和地位。夫妇们带着孩子寒暄问暖,话中透露着对自家孩子的称赞与骄傲。

人们讨论着一切可以用来炫耀的资本,但他们眼睛无不注视着远处聚会的主人,三日月宗近
他们期待着聚会的开始。

感受到人群的骚动,三日月微微一笑,从二楼走下来,眼睛中的月亮是如此耀眼夺目,如摄人心魂。身穿的礼服显然是量身定做的,灰色的内衬,蓝色的外衣,衬得整个人更加俊美无比,玉树临风。

山姥切望着三日月,有些愣神。他眼中虽带着笑意,却从中映不出一丝人影。如此高高在上,如若神祇。

三日月说着聚会的致词。

山姥切垂下头,全身的细胞都叫嚣着,他想要离开这里。

然后他听到了三日月温柔的嗓音。

“切国。”

他看到三日月向他走来,一双好看的眼眸闪闪发亮。

像是发现了全世界一样。山姥切有些出神的想着。

身旁的人们纷纷投向艳羡的目光,有几个眼尖的人立马认出了山姥切国广

“是堀川家的少爷!”

“哪怕头上披着薄纱都能看见他的俊逸”

“山姥切少爷不是很少参加聚会吗?今日为什么会……”

“你不知道吗,三日月和山姥切有婚约,自然会出现在三日月的聚会上吧。”






























【三山】昨夜清风(1)

傻白甜,一气发完系列
可能存在ooc
正文和标题其实一点关系也没有(?)






山姥切国广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个婚约对象

“啊兄弟你当时还小可能忘了,这亲是长辈们定下来的,后来出生怕你们不喜欢想不行就退了”堀川停顿了一下,“结果你们似乎相处的很好的样子,索性就没退。”

一时信息量过大,使山姥切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堀川还不忘补刀继续说道“兄弟你忘了吗你小时候可是很粘着三日月的……”

“所以,三日月回来了?”咀嚼着这个陌生又熟悉的名字,山姥切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没错,他这次回来大概想要长期定居,顺便看看兄弟你”堀川有些担忧地望向山姥切“兄弟你如果不想和他在一起就跟我说,我会让三条家退婚的。毕竟那已经是小时候的事了。”

“……不用”脱口而出的拒绝,令山姥切自己都吃了一惊,是因为好奇吗,好奇三日月的态度?他自己都不知道。

“好吧”堀川叹了口气,一脸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的样子。交代了几件事就准备去找他的“兼桑”了。

“邀请函我放桌子上了啊”堀川临走前喊道
“嗯”山姥切轻声回答道。

堀川走后他仿佛如释重负,用床上的被子裹住自己,回想起三日月来。

小时候的事,他早已有些记不清了。关于三日月的事更是沉在谷底,被时间冲刷渐渐让人淡忘。
而堀川一提,一切尘封的记忆似乎被打开了般,令他茫然无措。

“三日月”就像一个魔咒,他捂着脑袋想。

从小他就体弱多病,而长相酷似曾经赫赫有名的祖父,因此养成了自卑的个性。

因为鲜少出门,他的玩伴唯独只有“未婚夫”三日月。

他喜欢着三日月的温柔,同时又恐惧着。

像我这种人,真的可以配得上三日月吗?

后来三日月出国了,时间悠悠转转。山姥切渐渐适应了孤单,学会了社交,让自己忘记那段儿时的记忆,直到三日月的到来。

他怔怔地看着桌上的邀请函,白金底纹的卡片上好看的写着邀请人——三日月宗近

他要去参加三日月的回国聚会。